一条猫

【男婶all】多重身份 03

  【三】
  晚饭是答应了小夜左文字所做的茶泡饭,但因为技术不精,在看到短刀们并没有表现出抵触的反应后夏目贵音便松了口气。
  现状态下政府允许他召唤的刀种只有短刀,导致夏目贵音无法给短刀们带来他们心心念念的家长。
  下午在万屋街路遇其他家的一期一振、岩融、明石国行的时候,自家的短刀们一副羡慕的表情他看得清楚得很。
  只不过短刀们都纷纷掩盖住了情绪,乖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而已。
  看着结伴回房间睡觉的短刀们,夏目贵音咬紧了下唇,一声不响地打算转身离开时却被叫住了。
  “请等一下天皇大人……!”平野藤四郎一只手揪着自己的军帽沿,另一只手背在身后像是在藏什么东西。
  夏目贵音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的短刀。
  『平野藤四郎  神隐率:3.6%  暗堕率:6.5%
  忠诚度:97  好感度:95』
  平野藤四郎,明治天皇的护身刀之一。说是护身刀,但实际上被佩戴的次数并不多,更多的是被放置在房间的架子上。
  据审神者论坛上说平野藤四郎是一个乖巧、懂事又忠诚的孩子,对待本丸里的工作从不懈怠,在战场上更是强悍,甚至能抢一票太刀、大太刀的誉抢到愉快地飘樱花。
  可到了顶着“明治天皇”皮的夏目贵音面前,平野藤四郎一反他在论坛上给人的印象,变得非常容易害羞以及缺乏安全感。有时候会一言不发地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主动揽过一些活,搞得当天的近侍十分的不愉快。
  ……是因为先前没怎么被使用过?
  “已经很晚了,没事的话赶紧回去睡觉吧。”夏目贵音朝他挥了挥袖子,坏心眼地装作要走。
  “……等等!”不出所料平野藤四郎顿时急了,连忙拿出藏在了身后的东西:“这是下午在万屋街买的……请天皇大人收下!”说着用比夏目贵音大了不知多少的力气把那东西硬塞进了他的手里后便一溜烟跑没了影。
  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夏目贵音弯着眉眼细细端详着手里的小罐子。
  那是一罐包装得格外精致的金平糖,瓶塞上还系着一条金色的丝线连带着小小的吊穗,罐里的糖色十分亮眼鲜艳,让人一看就想打开罐子吃一颗。
  夏目贵音心里一暖,小心地把只有巴掌大的玻璃罐捧在手里,对蹲在窗台上等待许久的狐之助问道:“第三批送到了?”
  “是的,审神者大人。”狐之助点点头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接下来请您到锻刀室接收第三批刀剑这一批刀剑皆是胁差和打刀呢。”说完狐之助蹭了蹭夏目贵音的裤腿,舒服地眯起了眼。
  “此话当真?速…速不宜迟!”一听到有其他刀种的夏目贵音突然激动,赶忙弯下腰一把抱起了狐之助奔向了二楼尽头的锻刀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审神者大人您已经习惯了在本丸居住的生活了呢。”脸上画着奇怪花纹的狐狸趴在夏目贵音的怀里,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刀匠毫不费力地从箱子里搬出有七八个他那么长的刀。
  夏目贵音苦笑着撸了一把狐之助的毛:“其实还好吧……?并没有太大的难处。”
  初锻刀今剑的源义经。
  五虎退的上杉谦信。
  爱染国俊的爱染明王。
  前田藤四郎的前田利政。
  秋田藤四郎的秋田实季。
  厚藤四郎的山田三十郎。
  小夜左文字的农民之子。
  药研藤四郎的畠山政长。
  平野藤四郎的明治天皇。
  最后是乱藤四郎的朽木元纲。
  在政府特地发放的金手指“维忠”系统的加持帮助下,演技并不算特别好的夏目贵音从刚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已经慢慢接受了这种套皮演戏的生活格式。
  狐之助看了看一脸疲惫的夏目贵音安慰道:“其实您没有必要这么坚持人设的,只要有‘维忠’系统的影响,就算您性格方面再怎么出现偏差刀剑们也不会发现的。”
  夏目贵音不赞同地回复:“利用前主的身份来骗取他们的信任还是有点不妥……既然要演还是演得像一些比较好。”
  见夏目贵音始终坚持着自己的观点狐之助便不再多嘴,用爪子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请审神者开始准备召唤吧,时间间隔依旧是两天一次。”
  从桌上拿起一振明显比短刀长上许多的刀,夏目贵音握住刀柄顺手地在空中挥了挥。
  『堀川国广   神隐率:6.1%   暗堕率:38.6%
  忠诚度:96  好感度:97』
  ……该说果然不是同一个刀种吗,这振胁差的暗堕率比许多短刀们高了不止一个度啊……
  夏目贵音顿时感到手里的这把刀重上了些许,他最害怕的反倒不是被神隐而是出现暗堕的刀剑。
  但凡是暗堕的刀剑只有两种下场:要么沦为失去神智的时间溯行军与曾经的伙伴互相厮杀,要么就是遭受时之政府永久性的追查后消失。无论哪一种都是夏目贵音最不愿看见的场面。
  “堀川国广的选主是土方岁三,请审神者大人记住名字喔。”狐之助抖了抖耳朵出声提醒。
  夏目贵音抱紧了怀里的狐之助,抿唇提着名为堀川国广的胁差走向锻刀室较深处的召唤阵前按下了按钮。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为了年薪拼了!
  待召唤阵发出响应的白光后夏目贵音便把手里的胁差往里投了进去,声音发颤地念出了召唤咒语。
  “吾现以‘土方岁三’之名……赐汝血肉之躯,善恶之情……”夏目贵音每说一句便无法克制地使劲揪了一把狐之助的毛,弄得狐之助吃疼却不敢出声地缩成了一团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现身吧……”夏目贵音壮着胆子吼道:“堀川国广……!”
  话音刚落,数不清的樱花瓣带着飓风再次从召唤阵中冲了出来,夏目贵音抱紧了怀里尾巴毛所剩无几的狐之助侧身往后退了几步。
  待花雨散去,一位挺直着脊背的黑发少年在内心纠结的夏目贵音面前缓缓睁开了碧蓝色的双眼。
  “……土方先生?”
  
  
  
  
  
  ……非常抱歉,我没想到一开学事情会这么多……导致现在才更新……求各位别丢掉我…_(´ཀ`」 ∠)__
  
  
 
  

【男婶all】多重身份 02

  【二】
  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夏目贵音六点钟就准时醒了过来,但还是蒙着被子赖了一会之后才爬起了床。
  身为一个只有一群短刀的审神者,在没有其他刀种的辅助下夏目贵音自愿扛起了整个本丸里大部分的杂务。虽然短刀们都要求帮忙,但夏目贵音还是不忍把太重的活压在他们身上,毕竟在他心里小孩子就是用来宠的。
  虽然已经六点钟了,但本丸里的光线还是很黯淡。夏目贵音打了个呵欠,伸着懒腰穿过大厅朝较深处的厨房走去。他边走边挽起自己宽大的衣袖,开始准备今天的早饭。
  夏目贵音蹲下身往炉灶里添着柴火,正在他思考要不要从现世里带几个电磁炉回来做饭的时候听到了前田藤四郎从门口传来的声音。
  “主君需要帮忙吗?”
  “嗯?”夏目贵音惊讶地看向已经换上了出阵服、担任今日近侍的前田藤四郎:“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这段时间本丸里的很多事务都是主君一个人在做,我想替主君分担一些。”前田藤四郎站直了身子一脸认真地回答。
  看着神色还有些疲惫却配合着自己的时间起床帮忙的前田藤四郎,夏目贵音感到心里一阵温暖,站起身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说道:“厨房里交给我就好了,那就拜托前田去准备一下大家的碗筷吧。”
  听到自己能帮上忙的前田藤四郎对夏目贵音露出了今早的第一个笑容:“是!利政大……主君大人!”
  夏目贵音略为无奈地看着转身跑掉的前田藤四郎的背影,觉得让短刀们统一对自己的称呼一时半会是做不到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饭过后,带上符纸的夏目贵音朝在大厅等待命令的短刀们下达了今天的第一个任务——去万屋买菜。
  “哇!去买东西啦!”
  “哦——!”
  “主公街上会不会有祭典啊?”
  “喂你们几个不要跑那么快!”
  “主公我想吃上次您买的那个!”
  “啊我也想要!”
  被短刀淹没,不知所措.jpg
  夏目贵音清了清嗓子对身旁一群一听到要出门就闹腾得不行的短刀们耐心地嘱咐道:“待会到了万屋你们不可以乱跑喔!”
  “嗨!”
  “明白了。”
  “又不是小孩子了不会乱跑啦。”
  在拜托了看起来相对比较成熟(自认为)的药研藤四郎看好弟弟之后,夏目贵音领着一票叽叽喳喳、神色激动的短刀们浩浩荡荡地出了门。
  本丸里万屋街并不远,不一会儿就可以听到从街上传来的吆喝声。性子爱玩的今剑和爱染仗着短刀机动高的优势撒开脚瞬间跑了个没影,在原地愣了一会的药研才赶紧跟了上去。
  夏目贵音无奈地摇了摇头,抬起手按住了被风吹起的符纸。
  虽然来万屋的审神者大部分都是带打刀或太刀但为了避免被其他本丸的短刀给认出来,夏目贵音还是谨慎地在脸上贴了一张符纸。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貌看上去像个小孩子,但内心已经活了几百岁的短刀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规规矩矩地跟在夏目贵音身后没有乱跑。某两只小天狗和小神迷也在兴奋劲过了之后乖乖回到了大部队当中。
  要买的东西并不多,夏目贵音按照自己在来之前就规划好的购物清单上买了一些必备食材之后从衣袖掏出一个红色的小钱袋,把它交给了今天的近侍前田藤四郎:“这些是给你们的零花钱,拿去买一些想要的东西吧。”
  “谢谢主公!”x10
  看着一拿到零花钱就四散开来的短刀们,夏目贵音既好笑又担心地冲他们的背影喊道:“不可以跑太远啊!”
  “知道了!”
  “大将真是爱担心啊…”
  “啊小老虎那里人太多了……”
  “那个是什么?”
  “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就算在历史上存名了几百年不也还是小孩子嘛。
  夏目贵音叹了口气,心想有药研和厚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正在他准备站在原地等待的时候突然感到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衣袖。
  “怎么了?不跟大家一起去吗?”夏目贵音蹲下身平视小夜左文字的眼睛,伸手理了理他的衣领。
  小夜左文字面无表情地摇头,只是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
  『小夜左文字  神隐率:2.6%  暗堕率:4.8%  忠诚度:92  好感度:98』
  夏目贵音心情变得有些慌张,幸好他纠结的表情被符纸挡在了后面没被他身旁沉默不语的短刀看见。
  面对小夜左文字,他扮演的角色就不再是那些历史上有名的武将,而是那一对赋予了小夜左文字“复仇”使命的农民夫妇之子。
  因为时之政府无法调查到那农民夫妇之子更多的信息,在刚召唤出小夜左文字并被其询问名字的时候,夏目贵音竟傻傻地把自己的真名给说了出去,导致现在小夜左文字成了夏目贵音身边最大、最危险的一颗隐形炸弹。
  所幸小夜左文字的总体神隐率较低,只要不作大死就不会出事。
  ……虽然这么说,但夏目贵音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和性格冷淡的人相处。
  夏目贵音牵住小夜左文字的手走到人流较少的一处屋檐下,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对他说道:“小夜晚上想吃什么?”
  一直不说话的短刀在听到询问后终于出了声:“……茶泡饭,贵音经常吃的。”
  看到小夜左文字愿意回答而不是继续沉默的夏目贵音松了口气:“好,那我们晚上吃茶泡饭喔。”
  “……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男婶all】多重身份 01

1.不弃(大概)
2.第一次写文,文笔奇烂(已躺平)
3.历史废,查资料贼累…
4.之前那篇烂到连自己都唾弃,决定大改
5.求评论交流_(´ཀ`」 ∠)__




  【一】
  梅雨季节刚过,久违的阳光重新照在了还残留着些许泥土味的庭院,连待在二楼都可以听见楼下短刀们玩闹的嬉戏声。
  现在的本丸人数并不是很多,要上交的公文仅花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处理完毕,夏目贵音看着从窗户透进屋里的阳光不禁伸了个懒腰。
  “药研,”唤了一声站在门外待命的近侍:“这是今天下午出战人员的名单,午饭过后你记得通知他们。”
  “是,政长大人。”穿着出阵服的药研藤四郎伸出双手接过名单收进上衣的口袋里:“政长大人,接下来的行程是?”
  “去锻刀室。”夏目贵音走到阳台边上,楼下庭院里的短刀们正在玩抓鬼游戏,看样子现在当鬼的是一脸不愿的厚藤四郎。
  看了一会夏目贵音便转身走下楼梯,对跟在自己身后的近侍说道:“……药研,以后不许再称我为政长。”
  “可是,弟弟们都不在的话……”
  “那也不许!”夏目贵音压抑着怒气转头瞪了药研藤四郎一眼:“这是命令。”
  “……是,大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把药研藤四郎支去陪短刀们玩后,夏目贵音快步走到锻刀室内并锁上了门。
  “哈……”夏目贵音背靠在墙上长舒了一口气:“希望不会露馅……”
  畠山政长这种富有威严感的武将角色可是他最不擅长的一类了……看来他以后还得多多锻炼才行。
  夏目贵音挥手调出了‘维忠’系统的刀账界面,他略着急地打开了属于药研藤四郎的那一页。
  『药研藤四郎  忠诚度:93  好感度:89』
  忠诚度和好感度都没有下降,看来刚才的“畠山政长”并没有出什么差错。
  彻底放下心来的夏目贵音朝一旁的刀匠挥了挥手,不一会儿刀匠拖着一把有三四个他那么长的短刀跑了过来。
  “乱藤四郎吗?神隐率13.7%,暗堕率12.1%……”夏目贵音弯下腰从刀匠手里接过一柄有着乱刃纹的短刀:“选主是朽木元纲……怎么又是威严高冷系的角色啊?”
  夏目贵音苦着一张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画在锻刀室中央的召唤阵。
  “套用‘畠山政长’的人设不知道能不能行……”夏目贵音切换到召唤界面,点击了一下“开始”。
  随后线条极其复杂的召唤阵发出了一阵白光,夏目贵音见状把手里的乱藤四郎往光里一抛,奇怪的是短刀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悬浮在了空中。
  “呃……吾现以‘朽木元纲’之名……”夏目贵音感到羞耻地闭上了眼睛:“赐汝血肉之躯、善恶之情……现身吧……乱藤四郎!”
  呜呜呜中二爆了!
  为什么每次召唤都要喊这种台词啊?这绝对是时之政府那该死的恶趣味!
  过了一会,一大堆樱花瓣从乱藤四郎的本体刀上冲了出来,伴随着无风而起的气流被吹到锻刀室的各个角落。
  待气流散去,召唤阵内的短刀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军裙的金发少女。
  『乱藤四郎  忠诚度:95  好感度:91』
  夏目贵音见状激动地长大了眼睛。
  ……女孩子!
  本丸里有女孩子了!
  刚被召唤出来的少女先是伸手抓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再是抬起头盯着他眼前的夏目贵音。
  “元纲大人!”天生机动高的短刀少女扑进了夏目贵音的怀里,激动地蹦跶了几下,脸上是异常喜悦的笑容:“是元纲大人啊!”
  被怀中少女的情绪所感染,夏目贵音瞬间忘记了自己本该维持的威严形象,伸出手揉了揉乱藤四郎金色的头发:“嗯嗯,乱酱可是大欢迎喔!”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乱藤四郎好奇地看着走廊外的景色:“这就是元纲大人的本丸吗?好大呢……啊!那里有一棵好大的樱花树!”
  “是啊,现在是开花期呢。”夏目贵音牵着少女的手往短刀们所在的庭院走去,任由少女兴奋地前后摇晃着自己的手臂:“药研、前田、厚、平野、秋田和退也在这里,待会乱酱就跟他们一起玩吧。”
  一听到家人也在这个本丸,乱藤四郎湛蓝的眼睛里亮起了小星星:“真的吗?”
  “是喔。不过乱酱得记住,待会和大家一起玩的时候不可以把我的名字告诉他们。”
  “为什么?元纲大人就是元纲大人啊?”乱藤四郎疑惑地问道。
  走在前面的夏目贵音摇了摇头:“审神者是不可以把真名透露给付丧神的,否则会有很大的危险。”
  “唉?!”一听到夏目贵音说会有危险乱藤四郎顿时慌了:“我不会说的!……连一期哥也不说!”
  夏目贵音欣慰地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乱藤四郎的头发:“那就拜托乱酱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乱酱能自己一间房睡吗?”
  “可以哦。不过我更想和大家一起睡。”
  “怎么可以!乱酱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和男生睡在一起!”
  “不是哦?我和大家一样都是男孩子啊?”
  “……什么?”
  “嗯……主君不相信的话……”
  乱藤四郎说着,在夏目贵音震惊的目光下撩起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印着自己刀纹的平角内裤。